逃婚之后

雪厘

首页 >> 逃婚之后 >> 逃婚之后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综艺巨星从赶海直播开始[娱乐圈] 登塔我是最强的 半路情缘 意外标记了顶流Alpha 烟火春色[娱乐圈] 骑遇 千金归来 上瘾 我这糟心的重生 逃婚之后
逃婚之后 雪厘 - 逃婚之后全文阅读 - 逃婚之后txt下载 - 逃婚之后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第 57 章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屋外秋雨连绵, 雨点击打红枫。

没有雾气的一场雨持续半天, 鸟和虫都躲着, 安静的住宅区像个养生山庄,门口路上半天不见一名行人。

莫初趿拉着拖鞋,在房子里跑上又跑下, 大T恤松松垮垮, 动作间时不时滑下半边肩,穿着很短的家居短裤,光滑莹润的冷白色皮肤, 毫不吝啬地露了个够,在这个男士独居的家中。

不过以后就不再是他一个人住了。

龚珩端着咖啡上来, 她正蹲在地上,把行李箱中的衣物一件件挂进他的更衣间。

脚步踩在软松的地毯没有声音,倒是首先让她闻到干苦的咖啡味道, 转过头来,龚珩倚在门框上, 一手插兜, 一手捏着马克杯。

他瞄了眼他的更衣间。

“不够用的话,把隔壁次卧给你改装成更衣室?”

莫初用手臂抹了把不存在的汗。

朝他走过去时, 男人还在认真地说:“要么再买一套新房当婚房?有个新开售的楼盘,据说户型不错,我让助理约个时间, 抽空一起去看看?”

莫初过来却只是盯上了他的咖啡, 就着他的手捧住杯子, 小小抿了一口,最纯正的黑咖啡,还是咖啡豆现磨的,苦得她皱紧了脸,嗦了好几下舌头。

忘记他从不加糖,越苦越爱,真是大意。

莫初抹了把嘴巴,缓过来才说:“不要了,就住这里,我喜欢这里。”

从海外回来后他就一直住在这栋房子里,房间不多,设计得非常有情调,处处是真金白银砸下来的便利,除了有些单调……

但没关系,她一搬进来,很快就会生动起来。

趴到他耳边说悄悄话,叮嘱不准告诉长辈他们开始同居了的事情,敢做不敢当,龚珩眼里故意露出小小鄙夷,喝一口咖啡,“知道了。”

莫初收拾完东西去洗了个头。

方竹约她去看自己乐队的演出,傍晚开始的音乐节,如果雨及时停下,计划就不会有变。

她站在玻璃旁,观望着外面的雨幕,一遍吹着头发。

刚洗好的头发光滑蓬松,芳香四溢,等她放下了吹风机,想给方竹打一个电话的时候,她走进卧室,见到龚珩背对她站在床边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莫初捋着头发问。

他似乎没注意她走近了,意外地回了下头,顺手把什么东西塞进了裤兜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但莫初已经是看得很清楚了,知道他藏了东西,不想被她看到。

于是她假意装作拿手机走过去,擦肩而过时,她突然变道,扯住他的手,并且朝他裤袋里摸去。

笑声悦耳,他警告地啧声,莫初根本不怕他,打准了注意要把那东西拿出来。

他不配合,那么她就得逞不了,揪着他转来转去也没辙,突然手头一松,是龚珩故意停下了,由着她伸进去,并且说着:“找什么?抓贼呢?!”

莫初仰着脸笑:“你一定背着我藏什么好东西了!”他越多,她就更觉得事有蹊跷,手往他裤都里摸了个底朝天,什么都没有?

突然意识到是自己找错了口袋,她不依不饶地绕过去要翻另一个,把手拿出来时,又是多蹭了几下。

龚珩突然就握住她的手了,神色都显得异样了。

“小美女,你想找死吗?”

刚才都碰到了什么,莫初一清二楚,装傻道:“我好好的,找什么死?”

她一撩头发,“算了,不给看就不看,小气鬼。”

然后她偷偷摸摸地要往外头溜,即刻就被一把拽了回来,一下子撞到男人身前,背脊贴胸膛,把心跳感受得清晰。

他抵着她前行,直到她无处可去了,撞在上午才刚刚添置的梳妆台上。

镜子里,英俊的男人咬着她耳朵说:“你啊……就是在找死。”

大手游刃有余地钻进布料,文胸紧贴,又被加进了一只手掌,让绵软变形。

看不到里面,镜子中,就是身前衣服里有只小猴子般得闹腾。

莫初抬起胳膊躲了几下,软绵绵地说:“不闹了,你放开。”

他低笑:“刚才不还是闹得挺欢的?又敢做不敢当了?”

激将法最容易让人上当,莫初恼视他的眼睛,见到的是他薄唇微勾,眼里坏透了,拇指间突然用力,莫初张开唇,叫出羞耻的一声,随后红透了脸,用手肘顶他腹上,恼怒道:“别理我,你烦透了!”

他在前戏最爱情话满腹,认识这么久也知道他决定要做的事,她小打小骂又有什么用?没一会儿就上下失守,被别过别字和他接吻,衣服都没褪去,又被推倒在梳妆台上,她半身都趴伏在上面,下身遇凉,认命地闭上了眼。

他要得重,桌子上七零八碎的东西都晃动起来,一根口红摔下来,她惊呼着弯腰去取,被他把双手一锁,从后发力,颠得她头发翻腾,一下下地晃人眼。

用理智控制了寻欢作乐的时常,18点钟,莫初准时来到这片热闹的草坪。

雨已经停了,晚霞如紫金色的波涛,空气清爽,鸟雀站在树枝上抖掉羽毛的水珠,歪头打量巨大的露天舞台。

莫初和小何一人手捧一杯冰淇淋奶盖,台上方竹化着浓浓的烟熏妆,牛血色的嘴唇贴抵话筒,非常有范儿。

她想到了万钧。

当然不知道万钧对待自己的种种,想起他不过脑中一现,不带任何私人情感,忽然手机响起来,莫景玉在电话里兴奋地说:“姐姐,我看到你啦!”

莫初转身四处张望,但也没见到她人。

周围都是年轻男女,漂亮显眼的女孩子一抓一大把,埋没了小小的莫景玉。

莫景玉说:“我待会儿再去找你,万钧快要出场了,我选了个最好的位置,就先不过去啦!”

万钧?

同时舞台落寞,新的乐队换上电子琴和架鼓等乐器,万钧大步跨上台,歪着脖子调节话筒高度,没正眼看谁,台下的女孩子们快要为他喊破嗓子。

万钧低低开嗓,莫初在下头笑着看他,想拍下来跟他表哥分享一下,心念一动,便作罢了。

台上台下小小对视,莫初疑惑地睁了睁眼,不理解今天他为什么短短扫自己一眼就移开目光。

两个小时后演出结束,艺人们出来和粉丝互动,莫初她们等人快散完了才从凉棚下走出。

天早就透黑,一串串灯泡亮起来。

方竹和万钧站在一起,身旁还有几名他们的同事。

莫初一过去,一个留着小癞子头的小伙就吹起口哨,方竹白他一眼,“这你老大表哥的女的,理明白没,还不跪下叫嫂子!”

小癞子头摸头傻笑,畏惧地瞧了眼万钧。

万钧正看着莫初,语气淡得有点疏离了:“你也在?”

莫景玉跑过来,一只纸袋里替了好几杯冷饮,她把第一杯递给万钧,他往一侧挪挪身,冷淡道:“不用。”

一圈人都看着他俩,但莫景玉遭到冷脸一点也不介意,转手换了一杯递给莫初。

方竹他们去聚餐,一定要叫上她和小何。

方竹做东,不知怎么就选了这间烤肉餐厅。

或许是冥冥中的缘分,第二次过来,眼含春风的男孩,刻意回避眼神,即便对上,一笑而过。

几人把手举在一起碰了杯,收回去时,谁的手机响起来,旁边莫景玉低头一瞥,对莫初说:“姐夫打来的。”

莫初握上手机想出去接,方竹往嘴里塞生菜,含糊不清地说:“就在这儿接呗,又不是外人。”

莫景玉也说:“姐夫找你做什么?不会是查岗吧。”

莫初捋着耳后头发,笑着接通。

熟悉的声音醉醺醺的,一声“喂”都情意绵绵。

莫初立刻严肃起来,“你喝醉了?”

一般醉鬼从不承认自己喝醉,他这却答得肯定:“嗯,醉了,你过来接我。”

莫初莫名不高兴,叹了口气,“把位置发给我。”

他:“发什么位置。”

更来气。

这是喝了多少?

好像有人在附近叫他继续去喝,龚珩又压低了声音:“快来,发你了。”

这下,声音又不像是喝醉了。

搞什么?

莫初看看手机,他已经挂断了。

她起身拎包,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得先走一步了,改天再聚吧。”

方竹当然又是调侃,说来她也挺怪了,对待自己前姐夫的现女友,态度上一点尴尬都不存在,也挺难得了。

倒是万钧今天第一次主动跟她讲话:“我哥没事吧?”

莫初摇头,“没事,就是有点喝多了。”

“嗯,你开车注意点。”

“好。”她笑着说。

……

定位的地址是个高级会所,门口各型豪车停了两长排,无意瞥见其中一台宾利,觉得像哥哥开的酒店的那辆。

欧阳尉此行逗留了四五天,商人的出差内容都如出一辙,白天公司到访,晚上地头设宴。

她在心想怎么龚珩又和他打上交道了,领班为她推开门,里面笙歌不停,美酒美女,足够养眼养性。

先让她看见了龚珩,半躺在沙发中,左右各是一名美女。

宴席上的人,站的站,坐的坐,手握洋酒瓶,不断给杯中满上。

听到欧阳尉唤她,她也不肯转头。

多想转身就走,瞧见沙发上的人睁开眼缝,一名穿裹胸和短裙的美人马上掂来酒杯,莫初大步走进去,夺过酒杯磕到桌上。

赫诚招了招手,音乐声就停下来了。

龚珩看似醉得不成样子,唇角展开个笑,朝她伸手:“老婆,你来了。”

左右陪伴的美女马上便起身,避嫌地远远躲开。

这种男人的场合,亲妹突然出现,欧阳尉表情严肃,皱眉低问:“你怎么来了?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莫初神情气愤:“那么你就该来吗?他就该来吗!”

男男女女营造鸦雀无声,龚珩仿佛睡死了,对什么都浑然不知。

莫初弯腰去拉他,“起来,回家。”

赫诚过来说:“小初,你别误会。”

莫初狠狠看一眼挂在她身上的男人,又警告地看向欧阳尉:“我不误会,该算得账以后再说!”

摇摇晃晃地揽着龚珩出来,她打开副驾驶车门,声音不轻地说:“坐进去!”

他一句话没说,乖乖钻进去。

莫初有点消气。

她对男人这种交际的事也算明白些,被请的人,总是被大家起哄灌酒的那一个。

龚珩酒量不差,都能喝到烂醉,而哥哥和赫诚他们还能站立笔直,谈笑风生,他们灌了他多少,可想而知。

莫初护短,叹叹气,就原谅他这一次。

刚才那一幕,明显他没有要碰那两个女人的样子,她们也没碰到他。

车厢里酒气漫天,莫初把车停在江边,解开龚珩身上的安全带,要他下来吹风醒醒酒。

坐在旁边推着他的肩膀催,他那两片睫毛瞬间掀起,眼中竟是一点醉意都没有的。

莫初有点懵了:“你这么快就醒了?”

他淡笑地看一眼她。

莫初又笑起来:“哦,你装醉啊。”

龚珩默认,开门下车,她也忙跟下来,他站到护栏旁,仰起脸闭了闭眼,风吹得人身心舒适,风轻云淡道:“不是你亲自出马,我怎么能轻易从你哥的局上逃出来?”

“我还没问你呢,你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?”她绷着脸,没那么容易就放过他。

“去问你哥。”听到莫初包里的来电声响,龚珩打个哈欠说。

还真是她哥哥打来的。

欧阳尉说,叫龚珩去那种地方是他和赫诚的主意,毕竟他们打交道不多,不是完全清楚他的为人,以酒色美色相邀,大概就是做个试探,替她把把关。

莫初无奈道:“那现在呢?关把好了吗?”

欧阳尉有点不情愿地说:“还算过关。”

莫初笑出声,又认真地说:“下次不准这样了,不然我真的就生气了,你们一个都跑不了。”

挂了电话,看见风把他头发吹乱,衬衫衣摆飘荡。

渔灯闪耀,波光粼粼。

龚珩笔直地看着前方,又侧首看向她。

好一会儿,莫初不自然地说:“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”

“觉得你很漂亮。”

能让他在日常说出这种话实属难得,好听的话也不是没听过,由他讲出来,更是另她受用。

莫初笑起来,“算你识趣。”

他眼睛也含笑,语气平常地说:“你这么漂亮,要不要嫁给我?”

心念像鱼儿越出水面地跳动,她看着旁边,笑道:“不嫁给你可还行?折腾了这么久,再有变故,没法儿跟家里交差。”

她在嘴硬,他何尝看不出,掌心揉着她的发顶低笑两声。

莫初被他弄乱了头发,小声埋怨,用手将发丝拨号,没看见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只深蓝色方盒。

看着眼前的东西,她陡然愣住。

龚珩扬扬下巴,“打开,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这就是他中午苦苦瞒着她藏起的东西?

手指将盒口郑重地启开,一枚蓝色圆钻嵌在黑色绒布上,像头顶的星星,洒在夜空。

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,可就是哭了,却又是笑着的,抬头对他说,“喜欢。”

龚珩还是笑着,把她拥入怀中,往耳边轻语了什么,只有风能听见。

爱你该用什么表达?

不过是,共度每一天的,橙光暮色后,深蓝夜月前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后面还有最后两章

这两天边收尾边捉虫,晚上来看吧,其他时间的更新都是我在捉虫

喜欢逃婚之后请大家收藏:(m.blxs.org)逃婚之后博乐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骑遇 妾无良 开局一颗水银果实 嫁入豪门的omega 横推从签到盘古圣体开始 弃婿当道 我真没想重生啊 哈利波特之进化 斗罗之我的武魂大海螺 人类每天被刷新世界观[灵气复苏] 上瘾 哄她 金屋恨 女配拒绝当炮灰 第一法师 半路情缘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忠犬攻略 巫师 老婆重回17岁
经典收藏 骑遇 爆款创业 意外标记了顶流Alpha 逃婚之后 上瘾 她的信息素 被迫和前男友营业 入戏 网游之暴力奶了解一下 哄她 女配拒绝恋爱后暴富了 老婆重回17岁 上瘾 半路情缘 嫁入豪门的omega 综艺巨星从赶海直播开始[娱乐圈] 我这糟心的重生 上瘾 千金归来 登塔我是最强的
最近更新 半路情缘 逃婚之后 她的信息素 嫁入豪门的omega 入戏 意外标记了顶流Alpha 上瘾 千金归来 被迫和前男友营业 综艺巨星从赶海直播开始[娱乐圈] 爆款创业 登塔我是最强的 济世救人森医生 上瘾 女配拒绝当炮灰 上瘾 老婆重回17岁 我这糟心的重生 网游之暴力奶了解一下 女配拒绝恋爱后暴富了
逃婚之后 雪厘 - 逃婚之后txt下载 - 逃婚之后最新章节 - 逃婚之后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